<strong id="7r2z2"></strong><legend id="7r2z2"><i id="7r2z2"></i></legend>
  • <track id="7r2z2"><i id="7r2z2"></i></track>
    1. <legend id="7r2z2"></legend><optgroup id="7r2z2"><em id="7r2z2"></em></optgroup>
      <ol id="7r2z2"></ol>

    2. <dd id="7r2z2"></dd>

      <ruby id="7r2z2"><table id="7r2z2"></table></ruby>

      免费看无码特级毛片

      <strong id="7r2z2"></strong><legend id="7r2z2"><i id="7r2z2"></i></legend>
    3. <track id="7r2z2"><i id="7r2z2"></i></track>
      1. <legend id="7r2z2"></legend><optgroup id="7r2z2"><em id="7r2z2"></em></optgroup>
        <ol id="7r2z2"></ol>

      2. <dd id="7r2z2"></dd>

        <ruby id="7r2z2"><table id="7r2z2"></table></ruby>



        WeWork雖已成功上市,但共享辦公將何去何從

        自2020年開始的這段特殊時期里,盡管不少行業陷入停滯,但同樣也有迎來機遇的領域。在這其中,以ZOOM為代表的遠程辦公隨著用戶需求的激增,也一度成為了互聯網行業的風口,并吸引了大量的關注。但與之相對應的,則是線下辦公需求的發展陷入停滯狀態,讓共享辦公賽道進入了枯水期,更是導致了大批中小共享辦公空間企業退出市場,甚至這一領域的頭部玩家也進入到了“水深火熱”的階段。

        有著軟銀作背書的共享辦公企業WeWork,雖然早在2019年就已經成為獨角獸公司,并最高達曾達到了470億美元的估值。但在進入2020年,經歷了一連串的質疑與風波后,WeWork籌備已久的IPO當時也不得不被終止。而來自國內市場的優客工場,則成功在2020年11月拿下了“共享辦公第一股”。

        直至2021年10月21日,WeWork完成與特殊目的收購公司BowX的合并,才通過SPAC途徑正式登錄納斯達克。據悉通過此次上市,預計將為WeWork籌集13億美元的資金,其中還包括8億美元的私募融資,并且直至本文發稿前,其市值已經超過108億美元。



        對此WeWork執行董事長馬塞洛·克勞爾表示,“有人認為我們公司在經歷一個充滿戲劇性的故事,并且這就是我們的結局。但是我們毫無疑問地選擇了與其斗爭,如今的WeWork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強大,今天的成就將會是我們的里程碑”。然而在歷經兩年多的時間后,盡管WeWork終于上市,但現如今這一行業所面臨的問題,也使得外界對其能否繼續前行也有著一定的疑慮。


        經歷諸多波折,WeWork“起死回生”終于上市


        早在2019年8月,WeWork方面就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遞交了招股書,計劃籌資10億美元。然而就在此后不到兩個月的時間里,WeWork在IPO前的估值大幅跳水,從470億美元蒸發至150億美元,期間甚至還經歷了重要投資方與公司高層產生分歧,乃至解雇創始人及其親友,直至最終宣布暫停IPO計劃。

        隨后,軟銀方面斥資100億美元收購了WeWork 80%的股份,但由于其中止了IPO申請,使得這筆投資到2020年初的估值僅為20億美元。以至于軟銀CEO孫正義在去年年底的財報發布會上承認,對WeWork的投資是失敗的。

        并且與2019年相比,WeWork此次選擇了通過SPAC途徑實現“借殼上市”。相比于傳統的IPO模式,SPAC有著更快速、費用更少,以及流程更短的優勢。而外界對于其試圖快速上市的原因,則認為是因為當前共享辦公行業所面臨的市場狀況。



        事實上,諸多共享辦公企業在長期無法盈利的情況下,在一定程度嚴重依賴融資的“輸血”,即便是對于WeWork來說,連年虧損也使得盈利之路幾乎遙遙無期。特別是整個行業陷入頹勢后,也愈發難以獲得資本的認可,因此有觀點認為,對于資金的迫切需求,或使得WeWork盡管面臨著極低的估值,也必須快速上市。

        除此之外,創立于2011年的WeWork,如今顯然也到了需要給資方“交代”的時候。根據天眼查公布的數據顯示,成立至今WeWork共進行了多達17次融資,早期主要是摩根大通、富達等金融機構,2016年在3月完成4.3億美元融資后,其在同年10月又獲得了錦江酒店等投資者注資的2.6億美元,當時WeWork就已經實現了169億美元的估值。然而在經歷了2019年的諸多波折后,盡管其已經不再受到資本市場的青睞,但此次上市無疑使得投資者有了更多的選擇,并且通過上市所獲得的融資,也或將讓WeWork能夠在業務端有了更多的希望。

        與共享辦公第一股優客工場相比,事實上WeWork與其在盈利方面的表現除了體量上的差異外,同樣都處于虧損狀態。根據優客工場公布的2021年第一季度財報顯示,其營業收入2.40億元、同比增長17.5%,凈虧損為1.268億元、較2020年同比擴大52%。


        而在WeWork公布的招股書中顯示,2016年至2018年,其收入分別為4.36億美元、8.86億美元和18.21億美元,凈虧損額分別是4.3億美元、9.33億美元和19.27億美元,三年內共計虧損33億美元;其2019年上半年收入為15.35億美元,但凈虧損則為9.04億美元,虧損金額同比增加了25%左右。


        盡管營收與虧損齊飛, 但WeWork在營收、會員數量、業務范圍等核心數據上依舊保持了較高的增長,也使得外界對于其發展有著一定的信心,而這或許也是其上市后股價不斷上漲的原因之一。但同時也有業內人士認為,上市或許將是WeWork又一個挑戰的開始,畢竟整個行業依舊還未真正實現盈利。


        共享辦公的故事已經不再動聽


        早一步上市的優客工廠與剛剛IPO的WeWork,兩家公司的財報數據無疑將共享辦公行業的現狀已經展露無疑。由于共享辦公企業通常所采取的是“二房東”模式,因此也隨之帶來了營收模式相對單一的問題,并且市場也同樣會用空置率、現金流、租約期限,以及回款等數據,來評判這類企業的經營狀況。例如2019年上半年,盡管WeWork的營收達到了15.35億美元,但9.04億美元的凈虧損,也意味著其當時依舊處于巨額虧損中。

        在“二房東”模式暫時還無法獲得收益的情況下,相對單一的營收結構自然很難走出不斷消耗的怪圈,因此在尋求突破的道路上,向輕資產轉型也成為了這一賽道較為普遍的做法。例如優客工場就一直堅持著輕重資產并行的模式,并且輕資產的比例也在不斷攀升,這使得其在2020年上半年已經實現經營性凈現金流回正。據悉,優客工場的輕資產模式主要是輸出品牌服務,并提供空間設計、建造,以及管理,而業主則承擔著大部分的前期投入。

        與優客工廠相比,WeWork不斷收縮“戰線”的做法,顯然只是治標不治本的方式。此前,摩根士丹利首席美國股票策略師邁克·威爾遜更是將WeWork的上市失敗定義為“標志著一個時代的結束”,在他看來,這也透露出投資人已經不再愿意為創業者的過度投入買單。而其背后所透露出的,則是外界對于互聯網行業此前流行先花錢搶占市場,后期再尋找盈利模式這一做法的質疑。


        步入寒冬期后,共享辦公未來將何去何從


        在此次疫情的影響下,居家辦公幾乎成為了諸多企業的唯一選擇,并且隨著疫情的反復,也使得共享辦公行業也隨著進入了寒冬期。而作為這一賽道的領頭羊,WeWork此次上市盡管很難在短期內重回巔峰,但有觀點認為,在穩健的擴張策略和現金流的支持下,其已經獲得了自救的機會。

        如今,整個共享辦公行業儼然已經出現了兩種截然不同的發展路線。其一是以體量相對較小的優客工場為代表,通過在輕資產業務上的不斷拓展,實現更為穩步的發展;其二則是例如WeWork這樣大體量企業,通過龐大的市場投入來保持領先優勢,但其相對來說無疑對于資金的需求要高得多。

        雖然目前這兩種路線均有優勢與劣勢,并且當下還無法判斷究竟哪一種更為正確,但在如今整個行業的前景尚未明朗之前,是維持小體量平穩發展、還是還是擴大規模來“搏命”更有機會 ,顯然還需要時間來給出答案。


        評論

        免費
        咨詢

        免費咨詢

        4001-519-819

        8萬+套精品房源

        100+人專業顧問

        早9:00-晚21:00

        關注“百樓通”

        返回頂部